回到明朝鬥朱棣 第151 哀緒(2)

小說:回到明朝鬥朱棣 作者:desc 更新時間:2022-12-01 18:50:57 源網站:lnjwnykj

-

其實史書上對於老爺子駕崩的準確日期,記載的一直都很模糊,甚至可以說有意的遮掩。以至於《明書》中有一句話,他書多不用敢及,疑之也。

一代開國雄主的駕崩日期,為何要疑呢?

可以肯定的是老爺子是在五月殯天的,可準確的日期卻眾說紛紜,其中三種最為可信。五月初五,五月初九,還有五月十六。但這三個日期,都不在史書的記錄當中,而是後人根據史書的蛛絲馬跡推算而來。

明史記載,辛卯即皇帝位,是日葬高皇帝於孝陵。

從辛卯二字可以得出,老爺子下葬那天是五月十六,明朝皇帝大多停棺七天,再往前推算得出的數字是五月初九。

但真的就是五月初九嗎?

朱棣在靖難檄文中明確的指出,嫌其太速,事理有不儘然者。

這話就等於直接告訴天下人,即位的朱允炆冇有按照祖製,把老爺子的靈柩停滿七天,倉促的下葬了。

為什麼會說倉促,因為老爺子所有的兒子都來不及趕來見老爺子最後一麵,老爺子的棺槨就放入地宮之中。這顯然很不正常,更不合人情人性。

朱棣再不孝,不可能在給天下人看且必將載入史冊的檄文中,那他老爹的死信口雌黃引人耳目。

曆史有太多的謎團看不真切,有太多的秘密即便過了千百年也無法大白於人間。

~

“啥肥料也趕不上大糞還有淤泥!”田間傳來老爺子爽朗的笑聲,把朱允熥拉回現實。

不過這都是曆史上原始空的事,朱允熥這隻蝴蝶翅膀不知已改變了多少本該發生的進程,也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

但老爺子畢竟是老了,每當想起老爺子的壽命,朱允熥就覺得心中紮著一根刺,隱隱生疼。

“天若有情,讓老爺子的壽祿再多一些。哪怕把我的時間,加在老爺子身上,讓他多活些年!”朱允熥心中暗道。

他有些怕,怕即將麵對這人世間最慘痛的生離死彆。

他已經習慣了頭上有老爺子這片天,身後有老爺子這座山。他真的怕,世界上最愛他的人,忽然有一天要離開他,那樣他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死亡,誰也逃不過,所以纔是這世上人最不願意麪對的事。

李景隆在旁,見朱允熥的臉色滿是哀愁,想了想低聲道,“皇上可是昨晚上冇睡好,臣瞧著您臉色不大對!”an五

“無妨!”朱允熥歎口氣,“朕就是想到了些事!”

說著,他忽轉頭看著李景隆,問道,“咱們君臣之間,說句不入第三人耳中的話。”

李景隆精神一振,忙側耳恭聽。

“老爺子年歲大了!”朱允熥低聲道,“要是真有那麼一天?”

李景隆瞬間明白為何剛在皇帝的表情那麼深沉,想了想開口道,“臣少年喪父,這些年父親到底是什麼樣子,其實臣有時候都想得不那麼真切了!”

說著,李景隆也歎口氣,“這些年臣每想起父親,心中的哀緒其實到也不多,可就是後悔。後悔當初父親在時,冇有多儘孝。臣總是想,若是當年多陪陪父親,多儘孝在膝下。哪怕給他倒杯酒敬碗茶也好。”

“臣這輩子都活在父親的福萌之下,可臣冇給父親餵過一口飯,冇給他穿過一次衣裳,冇給他熬過藥!”

說著,李景隆眼中泛著淚花,“子欲養親不待,臣這些年一想起這些,就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倘若能重活一回,臣什麼也不乾,就守著父親,他去哪臣去哪,好好的孝順他。”

“當初臣祖父最後的一兩年,臣父親哪都不去,就守在京城當中,親奉湯藥,整日陪著祖父說話,還說要帶祖父會老家祭祖看看祖宗的墳塋地當時臣年少什麼都不懂,可現在想來,跟父親一比臣真是不孝!”

他的話,朱允熥懂了。

人還活著就彆想活著死了之後的事,對於親長,隻要健在就要儘到兒孫的本份,彆讓老人有遺憾更彆給自己留遺憾。

“朕知道了!”朱允熥拍拍對方的肩膀,歎氣道,“生老病死誰都不可預料,可孝心宜早不宜遲!”說著,又道,“人間本如此,本如此啊!”

就這時,遠處田間又傳來六斤的喊聲,“老祖,河裡有小魚!”

“開河的魚下蛋的雞,哈哈!”老爺子大笑,“走,撈點魚用鐵鍋熬湯!咱們中午喝幾口!”

樸不成跟在老爺子身後,笑著提醒,“老爺子,可不能多喝”

“滾蛋!”老爺子大罵道,“咱這歲數了,不喝也等著死,喝也是等著死。都他孃的快死的人了,你還不讓咱痛快?”

“皇爺說的對!”郭英在旁笑道,“人生在世,活的就是痛快二字!”

~

“走,咱們也過去!”

朱允熥笑著擺手,帶著李景隆上前。

剛走幾步,卻發現老爺子那一行人中,有個人卻冇去河邊撈魚,而是朝著朱允熥走來。

“何事?”朱允熥笑問。

曹震鬼鬼祟祟的朝著老爺子那邊看了一眼,然後低聲道,“皇上,老臣聽說,緬人送了金沙?”

“你怎麼知道?”朱允熥笑問。

“練子寧那窮措大!”曹震撇嘴道,“得了您賞的金沙,滿世界嚷嚷,生怕旁人不知道,真是窮人乍富臭顯擺!”

說著,湊到朱允熥身邊,低聲道,“皇上,緬國那可不隻有金沙還有柚木呀!”

一看他這模樣,朱允熥就知這老殺纔沒懷著什麼好心。

“緬國還有什麼?”朱允熥笑問。

“那可多了去了!”曹震說著,繼續往前湊,然後一把扒拉開李景隆,“你一邊去,礙事兒!”

說著,對朱允熥笑道,“那邊還有大塊的寶石呢!”

隨後伸手從脖領子上一拽,領子裡一條手指頭粗的金鍊子黃燦燦的露出來,金鍊子的最下頭,吊著一塊通體碧綠觀音模樣的寶石。

“嘶,好東西!”李景隆眼睛一亮。

這寶石的成色極好,看著就跟一汪碧水似的。這等成色的寶石他李家都未必有多少,興許他老丈人家的庫房裡可能藏著那麼幾顆。

“您看!”曹震對朱允熥說道,“緬國那邊就盛產這種翡翠還有個各種玉石,成色比咱們大明好多了。”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朱允熥笑問。

“臣當時也跟著打過雲南啊,這玉觀音就是在元梁王家裡搶”曹震馬上改口,“當時俘虜的那些元梁王府上的奴婢說,這些寶石都緬國來的,那邊的寶石礦海了去了!”

朱允熥笑笑,“嗯,哪有怎樣?難不成為了幾塊寶石,我大明發兵去打人家!”

“嘿嘿!”曹震把玉觀音放在脖子裡,笑道,“臣是聽說,朝廷要水路,去緬國運木材。”說著,又湊近些,“那運木材不得在那邊建城寨?不得留點看守的人?”

這幫打了一輩子的老殺才,雖大字不認識一個,但眼睛是真毒。一下就看出朱允熥的真正意圖,還有戰略優勢。

“那又如何?”朱允熥故意逗他。

“臣家裡的兒子”

李景隆插嘴道,“侯爺,您府上公子不是剛補了大同總兵官嗎?”

“老子兒子多,咋了?”曹震瞪了李景隆一眼,又舔臉對朱允熥笑道,“您看,臣家裡底子薄,兒子還多。臣也說不定哪天就閉眼了,總不能看著兒子們的前程冇著落吧?”

“臣知道將來肯定不是去緬甸運柚木那麼簡單,臣的兒子隨了臣,笨是笨了點,可勝在實在”

朱允熥聽了心中發笑,“你要是實在,世界上就冇有奸詐之人,老東西!”

“彆的事他們乾不了,給大軍開路啊,是吧!探查個敵情啊,是吧!嗬嗬,總歸是為皇上分憂,為大明出力!”曹震繼續笑道,“您看,就給老臣個恩典,讓老臣的次子還有三子,跟著船隊去緬國,也讓他們長長見識!”看書喇

“緬國是上輩子冇乾好事這輩子遭報應了?”李景隆心中暗道,“陸地上挨著朱高熾那頭虎,水上又要遇上曹家那些愣頭青!嗬嗬,這以後還能好?”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歲月神偷的我祖父是朱元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回到明朝鬥朱棣,回到明朝鬥朱棣最新章節,回到明朝鬥朱棣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