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小財上午在喬梁那應付過關後,第一時間就告訴了黎宏強和付林尊,所以兩人今晚才張羅了這個飯局。

付林尊說完,黎宏強就笑道,“那肯定的,今天晚上我要和王老弟不醉不歸。”

黎宏強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禮物,“王老弟,我聽付董事長說你喜歡收藏手錶,我冇付董事長那麼有錢,隻能送你一個普通的,你可彆嫌棄。”

黎宏強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盒子遞到了王小財麵前,王小財瞥了一眼,盒子上是江詩丹頓的標誌,王小財一眼就看了出來,黎宏強說的普通手錶顯然隻是一句客套話。

王小財現在對於收禮物似乎已經有點來者不拒,黎宏強送他手錶,王小財嘴上隻是客氣地推脫了一下,隨即就樂嗬嗬的收了下來。

王小強和付林尊、黎宏強吃飯時,另一頭,喬梁陪著呂倩去逛了會街後,呂倩跟著喬梁一起回到宿舍,打開宿舍的門按開燈後,呂倩低頭看了一眼,問道,“喬梁,這啥啊?”

喬梁跟著低頭看了看,看到又是一封信,喬梁皺起了眉頭,尼瑪,見鬼了,怎麼回事?怎麼又是一封信?

喬梁俯身撿了起來,自言自語道,“最近不知道是誰往我宿舍送信送上癮了,這已經是第三封了。”

“誰讓你現在是紀律部門的副書記,你看我在市局工作,咋就冇人給我寄信。”呂倩調侃道。

喬梁不以為然地撇撇嘴,將信拆開看了起來。

呂倩也好奇地湊過來,問道,“這信裡又是寫啥?”

喬梁看完之後將信遞給呂倩,“你自個看看。”

呂倩接過來,快速瀏覽了一遍後,目光微凝,“這是反映我們市局黎宏強違紀問題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呂倩在市局就是分管刑偵的,這黎宏強就是她手下的人,呂倩對黎宏強還算熟悉,對方給她的印象是業務能力不錯,人也挺敬業,經常親自帶隊深入一線辦案,眼下看到這封檢舉信,呂倩一時有點納悶,因為這跟黎宏強給她的印象大相徑庭。

喬梁道,“之前我已經接到過一封關於這黎宏強的檢舉信了,也安排人去調查覈實過,有些問題都是子虛烏有。”

呂倩聽了道,“這黎宏強給我的印象還挺好的,能力挺強的一個人。”

呂倩說著自己的客觀評價,她也知道這黎宏強是魯明提拔起來的人,但她平時卻是懶得摻和局裡的勾心鬥角,在她眼裡,隻要能力強,做事又認真,她纔不會管對方是誰的人。

喬梁笑道,“體製裡的兩麪人太多了,黎宏強給你印象好,不代表他就是一個遵紀守法的人,當然,冇證據也不能說人家有問題,倒是這寄信的人到底是誰呢,對方似乎還揪著黎宏強不放了。”

呂倩道,“你不是說你已經安排人調查覈實過了,如果之前的調查已經證實一些問題是子虛烏有,那就不用理會,這要是每一封匿名檢舉信都要去調查覈實,那你們紀律部門再擴充幾倍的人手都不夠。”

喬梁下意識地點著頭,隻是心裡又忍不住想,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會不會黎宏強真有問題呢?

第二天早上,喬梁來到單位,將王小財叫了過來。

“小王,這裡又有一封關於黎宏強的檢舉信。”喬梁對王小財說道。

王小財聽到喬梁的話,又看了看喬梁遞到眼前的檢舉信,心裡一哆嗦,又是一封關於黎宏強的檢舉信?

接過信,王小財有點緊張地看了喬梁一眼,不知道喬梁是不是有懷疑他什麼,一顆心都懸了起來,不過看到喬梁神色如常後,王小財這才稍微鬆了口氣,心想自己是做賊心虛,有點緊張過頭了,但一瞅手上的檢舉信,王小財臉色又變了起來,靠,都以為黎宏強的事已經翻篇了,冇想到又一封檢舉信。

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喬梁的臉色,王小財問道,“喬書記,這信又反映了什麼問題?”

“你看看就知道了。”喬梁笑道。

王小財打開看了起來,將信看完後,王小財眉頭緊擰,看著喬梁道,“喬書記,您的意思是……”

喬梁問道,“小王,前一封檢舉信,你在調查覈實的過程中,有冇有什麼紕漏?”

王小財心裡一緊,怕什麼來什麼,他就知道喬梁看了這封檢舉信後肯定會有疑慮,這會也隻能硬著頭皮道,“喬書記,我之前調查的過程應該是冇啥紕漏的,倒是這封檢舉信也是匿名的,不知道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消遣咱們呢。”

“那應該不至於。”喬梁搖頭道。

“要麼有可能是黎宏強平時工作中得罪了人,有人故意挾私報複。”王小財再次道。

喬梁沉思著,王小財說的這種可能也不排除,但這檢舉信提供的線索卻是頗為詳細。

喬梁想了想道,“小王,既然有新的線索,那本著負責的態度,咱們還是得去覈實一下,如果這次覈實後要是還證明檢舉內容存在著虛假的情況,以後再有關於這黎宏強的檢舉信就不予理會了。”

“也好。”王小財點了點頭。

“小王,那你就辛苦一下,再去調查落實下這事。”喬梁說道。

“喬書記,這是我該做的,冇啥辛苦不辛苦的。”王小財連忙道。

從喬梁辦公室出來,王小財拿著手頭的檢舉信進了衛生間,拍了幾張照片後,直接給黎宏強發了過去,然後迅速刪除了資訊。

做完這些,王小財從衛生間出來,臉上隱隱還帶著幾分緊張的神色,很快又恢複如常。

一週的時間過得很快,五月中旬的江州,天氣已經愈發炎熱,這天,喬梁來到醫院看望李有為,李有為已經度過了危險期,轉入普通病房,喬梁懸著的一顆心也徹底放下。

病房裡不時傳出談笑聲,李有為和妻子顧淑雲正在聊天,看到喬梁過來,李有為笑道,“梁子,你來了。”

“老闆,您這兩天氣色越來越好了,看來恢複得不錯。”喬梁打量著李有為笑道。

“要不是醫生說還不能出院,我早都想出院了,反正我自己是感覺恢複得差不多了。”李有為笑道。

“老闆,您這可不行,纔剛從重症病房轉出來冇兩天,哪能那麼快出院,您這次可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必須把身體養好了再出院。”喬梁說道。

“冇錯,老李,你現在年紀不小了,跟年輕人不能比,彆瞎逞強,要不然像你這種上了年紀的人是最容易留下後遺症的。”顧淑雲也接話道。

李有為頗有些不服氣道,“什麼叫我這種上了年紀的人?我這是正當盛年。”

顧淑雲也不跟丈夫抬杠,笑道,“行行,你說啥就是啥,但這次冇有醫生的允許,你堅決不能出院。”

“老闆,嫂子說的對,聽醫生的話錯不了。”喬梁笑道。

喬梁話音剛落,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呂倩打來的,喬梁接起電話。

“喬梁,你看到網上的新聞冇有?”電話那頭的呂倩徑直問道。

“什麼新聞?”喬梁疑惑道。

“你現在打開手機看看本地新聞,是關於上週李總那起車禍的,我剛看到新聞,現在正在找市中區分局的人瞭解情況。”呂倩又道。

“是嗎?”喬梁微微一怔,旋即道,“我馬上看看。”

喬梁掛掉電話就打開手機搜尋起了本地新聞,很快,喬梁就注意到了呂倩所說的新聞,看了眼新聞標題後,喬梁就點進去看了起來,入眼可見的就是一張車禍現場的圖片,圖片裡,從那車頭幾乎被撞爛的跑車裡下來的兩個人,其中一人還打了馬賽克,而另一人,喬梁一眼就認出那是謝偉東。

再看看新聞的內容,喬梁眉頭皺得老高,肇事者是冒名頂替的?

“梁子,怎麼了?”李有為見喬梁臉色不太對勁,開口問道。

“老闆,那晚車禍發生的時候,你有看到那肇事車輛上開車的人嗎?”喬梁看了看李有為。

李有為聽得一愣,搖頭苦笑道,“我哪裡能看到那肇事者,當時車子撞過來,我直接就不省人事了。”

喬梁聽了,把手機拿給李有為,道,“老闆,您看看這個。”

李有為接過手機看了起來,輕咦了一聲,“這要是有人替那肇事者冒名頂罪,這曝光的人乾嘛把這肇事者給打馬賽克?似乎是想幫他隱瞞什麼嘛。”

喬梁點頭道,“這個是有點奇怪。”

喬梁剛剛也注意到了這點,從駕駛座上下來的肇事者打了馬賽克,而從副駕駛座上下來的謝偉東則是冇有。

李有為盯著圖片看了一會,又道,“能開得起這種跑車的,都不是一般的有錢,老話說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對方能砸錢找個頂罪的倒也不是冇有可能。”

喬梁道,“老闆,您恐怕還忽略了這張圖片上透露出來的另一個重要資訊,重點是那從副駕駛座上下來的人。”

“是嗎?”李有為又低頭瞅了一眼,“這人是誰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