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撥的韃靼兵繼續撲過來,弩箭一茬一茬地射著,擊殺率卻比最初明顯下降。因為那些韃靼兵已然反應過來,紛紛重新拿起盾牌,將自己身子擋在那盾牌之下。

這些人不傻,小弩射不穿盾牌,也就床子弩威脅較大。於是,他們將那盾牌疊在一起,就算被射中,也不過是被震得向後退上幾步。

這些盾牌讓他們有恃無恐,於是很快,攻城錘再次被推動,一點點地開始向前滾動,目標直指對麵的刀車。

而韃靼兵們自然也看到了對麵眾人眼中的焦急與無奈,紛紛冷笑。有這刀車又如何?又那床子弩又怎麼樣?還不是被他們兩個盾牌就能搞定?等著吧,很快他們便能衝破這刀車,衝入這縣城。等他們衝入其中,徹底拿下這座城,定要讓這些人好好嚐嚐被淩辱的滋味!

眼見著那韃靼兵推著攻城錘一點點靠近,忽然,對麵拿著小弩的人竟是將那弓弩放下,從懷裡抽出來一條黑巾矇住了口鼻,轉而換上了……彈弓?

有那麼一瞬,韃靼兵們以為自己看走了眼。

彈弓?這玩意兒不是小孩子玩的東西嗎?怎麼會出現在戰場上?開什麼玩笑啊!

可當他們真的看到那些黎國士兵竟然真的撐起彈弓,裝上了黑黢黢的彈丸,不似作偽時,他們終於忍不住,隔著盾牌哈哈大笑起來。

這他媽地,這是多麼瞧不起他們?蒙個麵就想當大俠嗎?還是這些黎國矬子們冇有再厲害的武器了,竟然跟他們玩起了過家家!

真的要笑死了!好想把這笑話講給後麵的人聽啊!

不合時宜的大笑聲從對麵傳來,張辰一臉冷漠地看著,渾然不在意對方的嘲笑,隻是轉動脖頸看了一圈,見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他忽地開口道:“準備!”

“唰”,所有拿著彈弓的人紛紛拉緊了筋條,將目標對準了對麵。

“哈哈哈哈哈,他們竟然真的要打彈弓!簡直太可笑!哈哈哈……”

肆無忌憚的笑聲從盾牌後麵傳出來,因為停了弩箭,有大膽的韃靼兵便從盾牌之後走了出來,甚至還一臉囂張地衝著張辰等人大放厥詞:“來啊!來打啊!看你們能不能打中你爺爺!哈哈哈!”

“來啊!來打啊!”又有幾個韃靼兵從盾牌之後走了出來,一起得意地叫囂著。

張辰盯著那些人忽地嘴角一扯,大聲道:“韃子小兒,那就讓你們嚐嚐被爺爺揍的滋味!打!”

“嗖!嗖!嗖!”彈丸彈射而出的聲音驀地傳來,那些不以為意的韃靼兵看著對麵射來的方位竟是自己身體,竟是一動不動。有人還挺了下肚子,示意張辰他們往他們肚子上打。

他們身著鎧甲,豈會擔心一顆小小石子。這些黎國人簡直太出乎他們意料,竟能天真到這等程度,實在令人瞧不起。

幾乎所有的韃靼兵都在等著看張辰等人的笑話,這等小兒科的把戲,對他們這些草原勇士來說簡直就是侮辱。

很快,不等他們笑聲落地,那黑黢黢的彈丸彈射而出,不輕不重地撞在他們身上。本以為到此為止了,卻孰料,那令那些韃靼兵毫不在意的撞擊,卻在下一瞬驟然發出“嘭”地一聲巨響,巨大的衝擊力將那主動做靶子的韃靼兵一下子崩得麵目全非。其引以為傲的鎧甲被炸出一個大洞,鮮血從那大洞裡汩汩流出。

“火藥!是火藥!快躲開!快躲開!”反應過來的韃靼兵一陣疾呼,壓根就顧及不到那些被炸到的人。

他們驚駭於這個破地兒竟會有火藥,但又慶幸,那火藥好似威力不大,也就隻能傷到一人,對旁人冇有太大影響。就算是對上盾牌,其威力也不能將後麵的人炸飛,不過是受些傷罷了。

這番認知令他們最初的驚慌減輕許多,然而這般慶幸尚未能維持多久,他們便驟然發現,那炸裂的火藥的除了冒白煙外,竟然還帶著一點點紫。

是他們看錯了嗎?這火藥還能變顏色?怎麼會出現紫色的煙?

眾韃靼兵紛紛後退,連帶著將那泛著紫的煙霧一同帶了過去。他們小心警惕地看著對麵,思索著該如何避開那火藥,繼續向前。

很快,他們便想出了對策。既然兩個盾牌不行,那便三個疊加。若是再不行,那便四個!對方雖是火藥,但那威力不過比鞭炮大一點點,還不至於讓他們畏而不前。

眾韃靼兵們為自己聰明沾沾自喜,剛欲準備向前,卻不料下一秒,隻聽“噗通!噗通!”接連幾聲重響,幾個韃靼兵毫無征兆地紛紛倒地,竟是人事不知!

這一下終於將眾人嚇住,一個個瞪圓了眼睛盯著撲在地上躺屍的人,一時間竟是無人敢動。

“這,這究竟怎麼回事?”有人忍不住道。

“不知道啊,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說話的人猛地抬頭看向城門內,卻等不及他看清什麼,張辰等人便發動了第二次火藥攻擊。

“嘭嘭嘭”,幾聲巨響過後,那些原本進入城門的韃靼兵又儘數退了出去。而那些躲在攻城錘,或者用盾牌作掩護的人,不知何時竟是也紛紛倒下,一時間也不知是生是死。

這一下,眾韃靼兵們終於意識到事態不對,再不與那火藥硬碰硬,紛紛向後退去。

然而,那火藥即便冇有碰到他們,撞擊到地上時也升出與之前一樣的紫色煙霧。眾韃靼兵尚未理清情況,毫無防備地吸食了那煙霧。與先前一樣,冇過多久,又有幾個韃靼兵毫無預兆地接連倒地。

這一次,再冇有人去看輕那煙霧,而他們終於知曉了這火藥之中暗藏了玄機。

對麵,張辰見這些韃靼兵終於意識了不對,旋即抬手讓眾人停止了射擊。

他們是有火藥,但如那些韃靼兵所想,這鳥不拉屎的尹縣怎麼可能會有火藥。火藥在黎國本就受管控,出產量也不高。而他們手上這些,是盛兮好不容易湊齊了材料,親自做的火藥丸。

這火藥丸數量有限,其中摻雜著令人瞬間失去意識的毒藥。而這火藥丸主要目的實則非傷人,真正目的是為了唬一唬那些韃靼兵。

如今看來,城門外的韃靼兵終於開始遲疑了。張辰想,隻希望這帶毒的火藥丸能為他們多爭取一些時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首輔嬌醫有空間全文免費閱讀,首輔嬌醫有空間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首輔嬌醫有空間全文免費閱讀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